Whale

如您所见,是渣滓。

OOC Um拟
其实觉得umbrella根本不长这样。
得知是Um还是少年的时候完全吓了一跳。
外面的皮行头是Red临时给的,因为Um似乎宁愿淋雨也不愿弄脏Umbrella-X768
总算画完了……
还是火柴人版本的帅一点

……如果我说我接一单无偿立绘会有人理我嘛。

【NS】淤泥

*NS
*少鸣叔佐
*关于未来和再生人体(机械)
*关于孤独和对抗
*逻辑向

*一共四部分

*我又读了一遍……我得呈上我的抱歉因为这限于笔者的表现和想法极有可能是一个垃圾作品。


是很早以前就想写的了,关于两个人对抗着死亡的故事,改了很多次(一开始是想用疾病的来着),最后选定了一些主官上让人感到不一样的事物(至少对于笔者这一见识不广的渣滓),关于时间和再生人体。(和黑镜S2唯一一集he差不多吧,还有一部电影叫时间规划局。)关于孤独和对抗的故事,关于他们两个人。逻辑上已经想过很多次了,应该没问题。



正文以下
————
鸣人不晓得他自己为什么会怕雨。

他怕雨淋,仿佛那雨能穿透他的外衣皮肉渗到他的内里。

他怕雨终于会浇灭了他的白月光。







淤泥
Naruto
X
Sasuke




那是个雨天。

该死的下在了秋天的雨天。

毫无征兆地,雨点忽然从一直灰暗的天上降下来了,使得原本行走在地上的人们一点防备没有。

然而这又能怪谁呢。

人们似乎在瞬间都不再计较所谓的“私人空间”了,一边咒骂着这自古以来一直滋润着土地的自然现象,一边奔躲向离他们最近的庇护所,拥在了一起。

只有那些有着先见之明带了伞具的人们才得以自鸣得意似的继续享受着空旷渐渐变色的街道。

但明显还有例外。

比如说两个执意淋着雨的男孩。

“...下雨了的说,佐助。”漩涡鸣人本想用他手中那本皱了皮的《亲热天堂》举到宇智波佐助的头上,但想了想,还是把它胡乱塞在了外套下,拉起了他的衣角,往傍边沉默不语的男孩头上举着。

“...嗯。”黑发的亚裔男孩应了一声,仍自顾走着。

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回答,鸣人也只好闭嘴紧跟了眼前的人。

雨当然还下着,公平地落在这土地上每一寸所能接受的的地。

他们就这样走着,沉默着穿过了街道和几条悠长的巷子。

“...真想和你一起活个五百年什么的。”

鸣人还是憋不住开口了,他想不通。

“...”

宇智波佐助侧过头,用那毫无波澜木纳了的脸对着眼前的大男孩。

“你现在离开我还来得及。”

鸣人也看着他,他也用他海水一样碧蓝色的眼睛直盯着他,然后像往常一样忽地笑了出来。

像是能把这该死的天气都驱散了,融了,阳光就要从他的位置升起了。

但雨毕竟下着。

“说好了陪你的。”

于是宇智波停下了。

反正前面也刚好是那条轨道了。

他们站在轨道边面对看着,淋在雨里彼此看着,他们看见对方被雨打湿了的头发,看见雨滴从他们的发梢上各自滑落到脸上,最后滴在了那条陈旧的铁道上,发出了“啪”的一声,散落成了水花,溅在了水坑里,泛起了涟漪,拂起了风。

是宇智波先收回视线。

他先是斜了低头怂了下肩,看了须臾那道黝黑的铁道,然后猛地抬起了头,鸣人看见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了。

“我做不了最后一个宇智波。”

鸣人还是笑着,尽管他觉得这笑在别人看来定假得紧。

“我知道。”他说。

于是他看着最后的宇智波看着他,他知道这雨大抵不会停下了。

雨下着,雨声间着远方传来的轨道与列车的共鸣声。

“这本和你无关。”

“我知道。”

轰鸣声近了。

“...我不感激你。”

“我知道。”

又近了。

男孩们躺下去把头枕在了铁轨上,鸣人在前和后面他所珍重的人对视着,他们的耳朵贴着又冷又湿的铁轨能够听见远方驶来的死的声音。

他们看着彼此澈蓝和邃黑眼睛,等待着生命中最后一幕的到来。

等着最后一幕的彼此。

“......我报警了。”

不知道哪个字眼终于震痛了宇智波的鼓膜,他忽然愣住了,他感到自己的瞳孔正不受控制地放大。

“对不起。”

鸣人看见宇智波渐渐睁大到有些夸张的瞳孔中倒影出那辆终于高过自己脸庞的铁车。

“你——”

轰鸣声盖过了宇智波发出的文字。

轰鸣中他听见漩涡鸣人吼出的最后一句话,旋即他的身子便被猛的拖离了铁轨,他看见了漩涡鸣人金色的脑袋被车轮碾轧,爆溅了开来,成了血红的泡沫。

泡沫随着雨浇湿了淤泥。

列车呼啸着碾过了轨道,轰鸣着终于刺破了宇智波,他被人拖拽着离开了轨道,他的脸坠在了石子上,到底是哪只眼里充斥的血液覆盖了他的视线,他也无暇在乎了。

他的眼里只能看见那个好好爱笑的的男孩瞬间变成了死的东西。

“既然我替佐助死了,那就拜托佐助替我活着了的说!”

他听见他说。

他只觉得一切像梦。

.........

......

...

......

.........

-各位观众们早上好,现在是纽约时间八点整。

-欢迎各位收看由佩蒂和我主持的晚间新闻,今天是星期六,来自气象局的消息显示今天的糟糕天气将持续到明天上午。

-感谢温特带来的天气预报,接下来让我们关注第一则新闻。今天下午三点左右纽约警署接到了一通佚名报警,对方称一名亚裔男孩在一名当地男子的唆使下企图卧轨自杀。

-纽约警方迅速介入调查,据悉受害者刚刚接手当地一家关于精神信息技术的中小型实验室,不排除为竞争公司的恶行行业打击行为。

-警方迅速掌握了作案嫌疑人和受害者的地理位置,并在最后时刻救出人质,而作案嫌疑人则在铁轨上被碾轧,经抢救无效身亡。

-警察正在进一步调查作案者身份。

-谢谢,温特。后续将在警方通告后发布......

.........

......

...

......

.........

——“……要我说的话感觉就像作了个弊,从死掉的地方又逃了出来。”

.........

......

...

......

.........

-各位观众们早上好,欢迎收看早上八点直播的朝闻天下,我是琼斯,艾玛。

-好的,琼斯,这里是艾玛,新世纪的第二天快乐,今天是2200年1月2日,世界刚刚从庆祝第23个世纪的到来中缓过来。

-新世纪快乐,艾玛!同样的祝福也呈给您,女士先生们。是的,由扇集团赞助的跨世纪晚会刚刚结束,我们得感谢扇集团的慷慨与真诚。同时希望贵公司能够尽快发布新一代人体代运行模拟器的更新包。

-没错,全世界已经迫不及待了,而剩下的封存记忆体也等待着加入我们,扇集团可经不起等待了,经过统计,还有十三年加上十一个月,世界上的所有储存记忆体都将加入新机体人类的大家庭了。

-而其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顾问宇智波佐助先生已经年近两百岁了,今天我们将……

………

……








“用户已经等不及了呢,小佐助。”

宇智波静站在巨大的灌满了营养液的培养皿面前,他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被打在绿色液体里的灯光染了色。

他正看着营养池里没睁眼的男孩。

“我知道。”

“还有冷冻体。”那个穿着实验袍的长发男人不依不饶地说着什么。

“……我知道。”宇智波蜷紧了手敲在玻璃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

“我觉得佐助君你也应该为你自己想想,这个小鬼是不是真得值得你毁了自己。当然我的话是无条件支持你的。”

男人看见被玻璃反射出自己的影像后面的泡水里的男孩抱着双腿蜷着,偶尔抽搐时从输氧管带出的气泡一直翻滚到了容器的最上端。

男孩的躯体泡得够久了,原本麦色的皮肤已经白地厉害。

忽然他叹了口气,然后松了气似的,他的手在玻璃上滑了一段便垂回了身旁。

“……开始吧,执行代码秽土。”

大蛇丸将手插着衣袋留在原地滞了须臾,见眼前的人毫无动作的趋势,便替他认了命似的笑着转了头向着房内人最多的地方做了个深呼吸。

“…呵呵,香菱,准备输入能源吧。还有技术,观察,检测,信息,都就位吧。”

“能源就位!”“技术单位已就位!”“观察人员设备就位!”“检测就位。”“信息已就位!”

“项目代码秽土。项目执行组:鹰。项目负责人:大蛇丸。请求批准。”

随着灯管一转变为蓝色,活跃着的液体通过细长的软管汇进了那句躯体。

“项目批准。负责人改成宇智波佐助。批准责任人宇智波佐助。项目开始。”宇智波站地远了些,接着交手插着站定。

“......2200年1月2日8点整,项目开始。”

“......能源传输正常。”

“……技术支持。”

“……检测持续中。”

“……信息传输下载正常。”

“一切正常,预计完成时间:12小时59分钟。”

“统计数据,2200年计划唤醒第一梯队一千二百意识体失效(死亡)倒计时:5小时59分钟。”

宇智波少见地皱了皱眉。



————《淤泥》
part.1
-Alive
WithU



“......传输jO&OH: "OH......恭喜,jO&OH: "OH~U0H1 jC小佐OH7"E~ U0H1 BB71` j.....。"OH1 BB71jC01成功。”

-系统加载25%

“恭喜您,先生。”

-系统加载50%,感知模拟系统加载完毕。

“已失效意识体确认两千四百列,剩余梯队距离能源上线还有半小时,您将面临来自一百二十九个个人或团体的十四项控诉,其中包括一项可申请终身监禁。”

-系统加载75%,准备重塑意识。

“......佐助,佐助!你的上古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无蓝牙无定位,石油动力,无备案序号,就在场上!“

-个体激活完成。欢迎使用扇生命精神科技技术,您通往自由平等与博爱的第一港口。您的激活记录将会上传至云端,请在原地等待1到2小时以领取您的身份列码。

宇智波绞着眉头,那个白发紫色眼睛的人不依不饶地在他耳旁嚷嚷着什么。忽然他看见池里的男孩猛的睁开了眼。

男孩先是茫然地盯着前方,旋即回过了神,四下挣扎了几下,最后直直的盯着靠在傍边的宇智波看着,于是便像抓住了稻草般敲打着玻璃,隔着水能够听见男孩从嘴里发出的咕噜声。

“快把他放出来!”宇智波推开一边身旁的人,对着控制着容器的人大声喊道,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男孩跌坐在抽了水的容器底下,不住得喘着气,试图把自己赤果的身子向最里的地方蜷缩着,宇智波推着打开了玻璃,他看见那个男孩紧紧地抱住了他自己。

他没由来地心头一蹴。

“到这儿来,我不会伤害你的。”他伸出没有篡着外套的那只手,慢慢抬到男孩眼前。

从外面吹来的气流冷极了,男孩颤了颤,随即抬起头对上了男人露出的那只眼睛。

那只黑色的眼睛,仿佛说着“相信我”的复杂的眼睛。

他相信了他,男孩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虽然还不是太顺利,但他在佐助的手上触了下,以示他完全不需要这样的帮助。

于是宇智波只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接着把他背上的几根传输线用力扯断,最后将外套掸在了男孩背上,扶着他穿好地上不久由员工递来的拖鞋,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警告,上传失败!请您立即重新建立连接!请您在三次警告内完成该操作,该次警告一。

“...佐助,值得吗。”那个留着白发敢直呼宇智波佐助的人追了上来,他也许是为数不多真正关心他的人了。

-警告,上传失败!请您立即重新建立连接!请您在三次警告内完成该操作,该次警告二。

“值得。”宇智波扶着着男孩,他的面前是发出破空声的旧直升机,被打散的风吹地他们身上不多的衣物猎猎作响。

-警告,上传失败!请您立即重新建立连接!请您在三次警告内完成该操作,该次警告三。

白发的人点了点头,滞在原地与他们拉开了距离,他微微侧了侧身子,“大蛇丸说,”做了个致敬的手势喊道,“你比斑更有种!!”。

他看见宇智波踏上了不归的路上,踩在了停不下的甲板上。

-警告失效。

他看见那台老式直升机在半空悬了一会,然后转了方向,带着燃油引擎的轰鸣声慢慢消失在了远方。
-允许逮捕。

.........

......

...

......

........

-……税务局表示,今年对中大型企业的税收将同去年一样持续同比增加3个点——噢,这里有一条特快新闻——上帝!

-......我想还是由我来报道这一新闻吧......很不幸地,似乎在刚刚两小时内,我们失去了原本应该加入我们的两千四位位同胞,他们将真正地迎来死亡。而扇公司本应正常作业。经过执法网络及公司的配合发现了公司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宇智波佐助先生的秘密实验室。

-当突击警官到达现场时,实验人员均无反抗,但宇智波佐助先生本人已驾驶一架21世纪的无序列飞行器逃逸。

“呃......”

-案情分析小组称宇智波佐助先生将承担91~93%的责任,宇智波先生如若不在三个工作日内自首,将承担来自一百二十九个个人或团体的十四项指控......

于是佐助微微旋了旋头,接着关上了收音机。

“我吵醒你了。”

男孩慢慢坐了起来,他紧闭了嘴,只是看着两边的景色乳狗似的缩了缩,伸出手把身上的唯一一件遮掩物裹地紧了些。

若是宇智波看见了定会噗呲一声笑出来。

“不用担心,有防护壁。我们降落了之后你也会有自己的衣服穿。”

“......噢。”

佐助推了推上方的一个开关,发出“啪”的一声。

“你再睡会吧,小心旁边的铁箱子,快到了。”

然而男孩没有躺下去,也没有动。

他只是看着飞机下面的景象,他看见了下面被破坏的村庄,还有残垣断壁下出现的好奇地望着天空的褴褛人们。

“......我能问个问题嘛我说。”

宇智波愣了愣。

“什么。”

男孩又望了须臾,接着忽然把头转了回来,直直的盯着那个正在驾驶的男人露出的半个脑袋。

“你到底是谁啊?”

宇智波佐助紧握着手柄,沉默着没有回答。

“......不,我是说我为什么会这么信任你,觉得很安心,一点怀疑也没有,明明是刚刚才看见的说......”

鸣人把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他只盖了一件黑色的外套,之前也只这样单薄地睡在了铁板上。

关于这点宇智波觉得自己是愧疚的,但他真的没有时间为这样的事操心。

每一天,每一天都看见睡着的他,了无生气,对外界毫无反应的他,扇要激活的人几乎是无限的,而能源总是有限的,更别说抵上千倍的仿生机械结合体。

他快疯了,他等不了了。

他等不到直到他忘却了自己的那一天。

“......我好像忘了我是谁.....”“漩涡鸣人。”

“......”

“你叫漩涡鸣人,你是我重要的人。你旁边的箱子里是你的记忆。”

“……什么?”

“……你可以现在打开它。”

宇智波几乎是立即听见了保险被打开的声音,这原本是着陆后再进行的,但不知道是什么最终改变了他的主意。

“我现在没法帮你……里面有个枪式注射器和一张储存芯片,你得自己把芯片插进注射器的读取位置上。”

“……好了。”

“你的第一块背部脊椎上方有一个皮下注射位置,触感为圆形。”

“……啊,摸到了的说……”

“好,把注射器放上去,有吸附校准器。”

男孩反握着枪把靠近了自己的后背,还没靠近便随着啪嗒一声自动吸了上去。

有点痛,但男孩并不在乎了,因为如同潮水一般的数据涌入了男孩的意识里。

-...... 不要想无关紧要的事,扫描会出错的,白痴。

像潮水一样的记忆。

-......你是说,这台机器会把我的思想转换成数据?

记忆里没有自己的影像,大多数只有对面的那个男孩。

-呃......事实上不仅如此,它可以扫描你的每一根神经。虽然鼬还没有找到激活的方法,但是用于修复绝对没问题。

那个街道上走着来回踱着的男孩,那个和他一起躲在机房里逃过跑操的男孩,那个在学校操场上独自淋着雨的男孩。

-好厉害,真不愧是鼬啊......佐助,现在这样你读得出嘛?

和自己一起的男孩。

-010010*......你干嘛?

一起工作,一起打闹,一起休憩...

-这可是代码的说,是在检测,不算是无关紧要的事,而且这段代码的意思以前我不是告诉你了嘛。

还有一起体验过,家一般感觉的。

-......

那个男孩。

-......想不起来了,白痴吊车尾。

“白痴吊车尾,想起来了吗。”

“佐佐佐佐佐佐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欢迎来到未来,鸣人。”

宇智波少见地笑了出来。

——————————Part.1

part.2 TBC

part.3 TBC

part.4 TBC


*0100100101101100011011110111011001100101011110010110111101110101(文中只出现了前六位,全部内容转换英语语言为:I love you.)